时间悄然一转,已经是三个月后的事情了,缚家迎来了两场大喜事,两个儿子胜利抱得美人归,将在这座海滨城市,举行两场盛大的结婚典礼。

当时的一句玩笑话,如今让兄弟两个人美梦成真,决定同一天举办婚礼。

季家一家人赶赴过来,唐家亲人也乘机落地。

唐唯心看着缚勋后背处的伤痕,心疼的不行,一个月的集训,让他受尽了苦头,可他仍然咬牙坚持了下来,唐唯心明白,这是他对自己沉沉的爱意,她感受到了。

缚霆和季婷妍已经是水到渠成了,一切都那么的自然,相识,相爱,步入婚姻,将来还会迎来宝宝,共谱人生乐章。

季家和唐家,在结婚前一夜,都来缚家坐客了,缚母激动的眼眶都有些泛红,她做梦也不敢想像自己的两个儿子,会在同一天结婚,还都娶了自己心爱的女人。

清晨,酒店内,客人云集,季家那边也来不了少的亲朋好友,唐家的亲人倒是不多,酒店的餐桌,已经铺上近百桌了,非常的热闹。

唐唯心和季婷妍是在同一间化妆室的,唐悠悠和唐母坐在沙发上聊天,看着自家的女儿穿上洁白的婚纱,目光里皆是满足开心。

季婷妍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无法想像真的等来这一天了,当初嫂子结婚时,她是真的羡慕了,还想着自己肯定要等很久才会穿上婚纱,可没想到,也就半年左右的时间,她就如愿以偿了。

唐唯心心态一直很平稳,她没有那么多情绪起伏,她觉的结婚就像是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一种过程,往后的日子,她不再是一个人走下去了。

幸好,同行的那个男人,早早的就住进她的心里了,往后余生,应该也不算浪费光阴了。

缚霆和缚勋早就着装整齐,清一色的黑色西装,白色衬衣,一个气势沉稳,一个优雅清贵,明明相似的五官,却给人两种不同的气场,真的让人惊艳。

纯真容颜女生的纯真姿态

缚勋站在大哥的身边,在他耳边悄声说道:“哥,一会儿要说什么,来说吧,我紧张。”

缚霆白了一眼弟弟:“平日里不是话最多吗?怎么会紧张?”

“那不一样,看到我老丈人没有?那目光,简直就像雄鹰一样,盯的我骨头都发麻,我怀疑,要是我敢对唯心不好,他能追杀我一辈子。”缚勋也只敢在大哥面前表露真心话。

听着弟弟这番吐槽,缚霆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
“少说两句,我看他对挺满意的,自己也得认真对待这段婚姻,只要对唯心好,老丈人肯定对好。”缚霆也只好悄声在弟弟耳边提醒他。

“我知道,小奈父母看上去也挺好相处的。”缚勋替大哥感到开心。

“还行。”缚霆点点头,当然,好相处的前提,是他必须真心去爱他们的女儿。

时间差不多到了,酒店的中间,搭了一个非常宽敞的礼台,从门口一直延伸至台间,铺就了非常喜庆艳丽的红地毯,一会儿新娘将挽着父亲的手臂,从这里走过,把女儿交到新郎的手里。

季婷妍和唐唯心从电梯走了出来,季枭寒和唐瑞微笑的望着女儿。

这一刻的安心,让两个女人都心生喜悦。

季婷妍挽着爸爸的手臂走在前面,唐唯心在头纱下面,朝绷着脸色的父亲挤眉弄眼的笑了几声。

唐瑞想忽略女儿的调皮,可还是绷不住脸色,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意。

礼台旁边的演奏乐队开始奏乐了,整个会场都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,都盯在了门口的位置,光线转暗了一些,两束明亮的光芒,移在了进场的父女身上。

“爹地,姑姑好漂亮呀。”小羽宸坐在父亲的怀里,一脸开心的望着台上说道。

季慕城抓了儿子的手,在他手背处亲了亲:“是啊,姑姑今天是新娘子,是最美的女人。”

夏心念也弯腰亲了一口儿子的脸蛋,笑起来,下一秒,男人松开儿子的小手后,伸到桌子下面,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。

夏心念愣了一下,嘴角的笑意更甜了。

季枭寒把女儿送到了缚霆的面前,只说了一句话:“祝们幸福。”

“谢谢,爸。”缚霆紧张的声音有些发哑,喊出一声爸的时候,他的内心是很悲伤的,不记得有多少年了,他没有叫过这个称呼,如今,他终于也有了可以喊出口的人了。

季枭寒朝他微笑点了点头,便转身下了台去。

缚霆透过薄雾般的轻纱,看到女人美丽动人的面容,他的心神不由的荡了一下,心底生出满满的情意。

旁边,缚勋也已经牵紧了唐唯心的手,唐瑞目光不舍的看了一眼女儿,终于还是放开了手,对缚勋说道:“早点让我们抱上孙子孙女。”

缚勋俊脸一胀,羞红了一片。

唐唯心发出一声低笑声。

旁边听到唐父要求的季婷妍和缚霆,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。

接下来的礼台,有主持人帮忙镇场,两对新人,交换了戒指,掀开了头纱,但两兄弟都没敢在现场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去跟自己的新娘亲吻,只是非常君子的在她们的额头处亲了一口。

缚母坐在台下,她的旁边预留了一下位置,当看到儿子们亲了自己的新娘时,她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滑落,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,她不能哭的太伤心,赶紧拿了纸巾,快速的将脸上的泪擦掉,也就在这个时候,不少亲朋过来祝福敬酒,缚母眼带着热泪,接受了他们的各种祝福。

季枭寒和唐悠悠也算是了去一桩心事了,大女儿终于嫁人了,他们也不需要一天到晚的给她网罗优秀的男人,逼着她去相亲。

唐瑞伸手握紧了妻子的手,在她耳边低声问道:“之前说女儿嫁了以后,我们就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去环球旅行了,这话还算数吗?”

唐母温柔一笑:“当然算数了,等喝了女儿的喜酒,我们就出发。”

唐瑞点头赞同。

婚礼结束了,两兄弟醉的一踏糊涂,直接被人架回了新房的。

缚母为了两个儿子早就准备好了两套相隔不远的别墅给他们当新房,此刻正好派上用场。

天色渐晚,季婷妍做了一天的新娘子,这会儿也是累的不行,当看到缚霆醉呼呼的被架着进来,她赶紧上前去扶住了他。

“老大就交给啦,我们撤。”汪橙笑眯眯的说完,就带人离开了。

季婷妍看着躺在床上俊脸泛红的男人,她伸手轻轻摸着他俊美的脸庞,附身在他薄唇处亲了亲:“缚霆,我爱。”

缚霆仿佛听到了她的表白,掀开双眸,火热的目光注视着她,下一秒,他就有了力气将她往怀里一扯,一个翻身压上。

另一边的新房内,唐唯心早就把高跟鞋给踢掉了,也把繁复的新纱给脱下来了,穿着一套简约的长裙,洗去脸上浓厚的妆容,恢复了她本来的清丽。

缚勋是自己走上楼来的,摇摇晃晃的,刚才喝酒的时候,大哥替他挡了不少的酒,大哥喝醉了,他却还好。

“唯心,亲一个。”看到卧室里,女人明艳动人的模样,缚勋耍起了流氓。

唐唯心直接走过来,伸手勾住他的脖颈,嘴角扬了起来:“缚勋,今天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,可不能掉链子哦。”

缚勋吓的一个机灵,整个人清醒了不少:“放心,不会让失望的。”

唐唯心只是开个玩笑,可这个男人好像当真了,迫不及待的就去扯他的领带,那性感的模样,让唐唯心眸光沉醉,便主动的吻上他的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