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七冷笑一声,“毕竟阿夜失忆了,先帝的险恶面貌也显露了,她知道杀心一直以来都想杀我,她救杀心,大概是在奉行那条‘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’。”

至于她要杀心动文王妃,应该是想要杀心表明合作诚意。

但她太不了解杀心了,他杀人如麻,极度痛恨别人的威胁,更何况,他坚信文王妃是姐姐,出于对姐姐的愧疚,这一世,他是说什么都不会动手的。

“苏七,方才你来之前,我的眼皮又一直不受控制的跳动,心里总觉得慌慌的,是不是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了?”

文王妃握着她的手一紧,眉眼间是担忧。

苏七没有瞒她,“杀心被逼入了绝境,他想与我做个了断,昨日他杀了一个无辜之人,当众扔在大街上,造成了不小的恐慌,我怀疑,他还会继续下去。”

她与她实话实说,是想将这些事的利害关系告诉她。

“姐姐,这几日你安心在府中修养,我多派了些人守在府里,像上次那样的事,绝对不会再出现了。”

“我无妨,你眼下正值用人之际,不必将人力浪费在我这……”

苏七打断她的话,笑了笑,“保护姐姐,这怎么能叫浪费呢?”

文王妃拍拍苏七的手背,“你的心意我知道,好了,我这也没什么事了,你快些去忙你的。”

苏七刚想点头,却见她的眼角划过了一抹犹豫,欲言又止的,似乎还有些话想对她说。

室内清新少女素净甜美写真图片

她想了想,“待姐姐好后,我会安排姐姐与文王见一面,你们之间的事,还是得由你们见面之后再说。”

文王妃被苏七看穿心事,强撑着回了她一笑,“嗯,我与他,总得有个结束。”

苏七抱了抱她,“修养的这几日,姐姐正好可以好好想清楚,以后的路究竟要怎么走,无论如何,我都以姐姐的想法为主。”

“好。”

苏七又叮嘱了她按时吃药,而后才离开。

卧房外面,苏遥与俞芷在争着抢着抱小郡主,苏七唤了一声,“表哥。”

苏遥停下抢人的动作,走近苏七,“七七是找我有事?”

苏七点点头,示意他到另一边说话,夜景辰也一起。

“怎么了?”

苏遥看着苏七,这几日他一直在文王府,带小郡主的同时,也替她护好文王妃,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。

苏七抿了下唇,把杀心犯案的事与他说了。

苏遥闻言,脸色一黑,“世上竟还有这么丧尽天良的人?你想如何做?尽管吩咐我就是了。”

苏七与夜景辰对视一眼,他们来文王府的路上,讨论过捉拿杀心的计划。

见他没有阻拦,她直接说道:“先帝去了边关,他暂时还杀不回来,我们可以不用管他,眼下最重要的是杀心,如果不尽快把他抓住,他还会不停的作恶杀人,所以,我想利用七彩石。”

杀心要救母,必定会为了七彩石而动。

“然后呢?需要我怎么做?你尽管开口就是了。”苏遥对她安排好的计划,没有一点意见。

只要能帮到她,做什么他都愿意。

苏七一阵感动,把计划详细与他说了一遍。

苏遥仔细记下,确定没有遗漏的细节后,他才拍着胸脯保证,“这件事交给我,这一次只要他敢来,我定让他有来无回。”

“表哥自己也要当心一些,杀心极难对付,切不可轻敌。”

“放心吧。”

苏遥先一步离开,去按照苏七说的做。

俞芷将小郡主给了奶娘,跟着苏七他们一起离开文王府。

苏七准备先送她去铺子,再去明镜司办事。

路上,俞芷张了张嘴,终于还是问出一句,“苏姐姐这几日,一直都在为抓到那两人而奔波么?”

阿哥的死,她并没有忘记,只是一直放在心底,没有提及。

京中出的事,她从客人嘴里听到过一些,隐隐猜到,应当是害了阿哥那两人在做些什么。

苏七看着她的眼睛,“我知道你的心思,你好生呆在铺子中,做自己喜欢的事,待抓到他们,我会告知你的。”

俞芷眼底浮起一丝倔强,“我也想……想抓他们,我应当也有能帮上忙的地方,苏姐姐你尽管吩咐就是了。”

苏七笑了笑,“你能帮我的,便是帮我好好盯着铺子,这些日子,表哥怕是不能过去了。”

俞芷微怔,虽然有些失望,但也心存感激,知道这是她在照顾自己。

“好,我听苏姐姐的就是了。”

到了铺子,俞芷离开。

马车里终于只剩下了两人。

夜景辰连一秒都不想等,马车帘子还未拉上,便径直接将她拉入怀里。

“你终于有空理一理我了?”

从去文王府开始,她就像是个陀螺,不停的转。

苏七瞅了他一眼,不禁好笑。

然而,才抱了几秒,马车忽地停下,驾车的无影开口道:“主子,王妃,冷战找过来了。”

苏七从夜景辰的怀里挣开,掀开马车帘子朝外看去。

冷战正好从高头大马上跃下,几步到了马车前面,他脸色凝重的禀道:“主子,苏统领,又出新案子了。”

苏七的眉心瞬间拢成一团,“案发现场在哪里?你在前面带路。”

“是。”

一行人匆匆赶往案发现场。

是一处早市的菜市口。

周边鸡飞狗跳,一地狼藉,是百姓们跑开时踢翻的菜筐与鸡笼。

侍卫已经将现场围住了,简诗乐顾子承一起等在外围。

苏七与他们点头致意了一下,率先走进里面,朝死者看过去。

远远看着,这个死者跟昨天的死者一样,面色狰狞,死相恐怖,胸腹部被一字划开了一个大豁口,肠子淌了一地,身下一片猩红的血迹。

顾子承走到苏七身侧,“姐姐,你过来之前,我问过几名目击者了,与昨天的案子一样,凶手是驾了马车,当街将死者推下马车的,不过,死者好像被推下马车之前便死了,不似昨天的死者,在原地挣扎了一会才咽的气。”

苏七蹙了下眉,“可有让百姓认过画像?是杀心么?”

顾子承摇摇头,“几名百姓都说,这次的凶手戴着蒙面巾,他们也不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子。”

苏七愈发迷糊了,杀心既然已经露出了安崇誉的脸,不再戴人皮面具,他不可能在犯第二桩案子的时候,反而那么注重护住自己的样子。

“不太对劲。”

久久未语的夜景辰也附和的应了一声,“的确不对劲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