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行朗又是踩着晨曦回来的。

手里拿着小可爱喜欢吃的鸡翅膀。一大早的,这东西真不好找。

很难得,蓝悠悠那妖精竟然主动起庥坐在餐桌前吃早餐。

“papa……”

看到出现在客厅门口的封行朗时,小可爱立刻从椅子上爬了下来,屁颠屁颠的朝封行朗跑了过来。

“咳咳!”

身后,传来蓝悠悠两声犀利的提醒声。

奔向封行朗的小奶包立刻停了下来。把张着的一双小手别在自己的身后,嘟着小嘴巴。

以为小东西生自己昨晚没回来陪她的气,封行朗好脾气的蹲身过来。

“这鸡翅膀好香好香,尝起来一定很美味的……如果哪个小朋友肯亲我一下,这鸡翅膀就归她了!”

封行朗宠爱之极的逗着小东西。

团团吧唧了一下自己的小嘴巴,又回头朝妈咪蓝悠悠瞄上一眼。

戴眼镜的萌女孩暖暖治愈系生活照

“以后团团不能跟小papa亲亲了!”

小家伙一边盯看着封行朗手里的鸡翅膀,一边摇晃着小脑袋。

“为什么啊?”封行朗柔声追问。

“妈咪说,严叔叔得了不干净的病,会传给小papa的!然后小papa也会不干净了。所以团团不想跟不干净的papa亲亲!”

小可爱奶气着声音说道。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妈咪蓝悠悠口中‘不干净的病’,妈咪这么说,她也就这么信了。

封行朗锐利着眼眸朝餐桌上的蓝悠悠瞪了过来;可蓝悠悠却视而不见的回避着封行朗的目光。

“团团真不想跟小papa亲亲?”

封行朗隐忍着怒意问道。

小家伙又回头去看妈咪蓝悠悠。

“不用看你妈咪!如果团团真不想跟小papa亲亲,那咱们就不亲亲了!这鸡翅膀,就留给大哈吃好了!”

封行朗用美食逗诱着小可爱。

“团团想吃!团团吃完上面的肉肉再给大哈哈吃。”

‘吧唧’一声,小家伙抵不住美食的诱或,一口响响的亲在了封行朗的脸颊上。

“这才乖!”

封行朗抱起了封团团;小家伙偎依在封行朗怀里啃着鸡翅膀,而回避着妈咪蓝悠悠瞪过来的斥责目光。

“蓝悠悠,你这是要自掘坟墓吗?”封行朗冷声问道。

“自掘坟墓的是你封行朗自己!你明知道严邦对你图谋不轨,可你却舔着脸凑上去……看来你封行朗的排泄器官,已经有了新用途了!”

蓝悠悠狠狠的挖苦着封行朗。要不是因为女儿团团在,她会说得更难听。

“悠悠,行朗跟严邦只是普通朋友。”封立昕温声劝言。

“呵,普通朋友能好到同睡一张庥?想着就让人恶心!”

蓝悠悠甩下了手中的筷子。

封行朗没有理会蓝悠悠嚣张的讽刺,而是亲了亲怀里正啃着鸡翅膀的小团团。

“团团,papa给你找个新妈妈好不好?”

“不要不要!团团只要自己的妈咪,不要新妈妈!”

蓝悠悠紧张的心弦,随着女儿的话慢慢放松了下来。

封行朗

微微怔了怔:一直以来,他都以为团团还小,离不开母爱的呵护。但现在看来,自己真应该学古代的帝王,从团团出生的那天起,就应该断绝她跟蓝悠悠的母女之情。

也不至于现在如此的被动。

当然了,这五年里,蓝悠悠还算循规蹈矩。除了嚣张一点儿,霸道一点儿,并没有犯下什么原则性的错误。即便没能做到‘相夫’,可也算有‘教子’了。

“安婶。”

封行朗唤了一声。

“哎,来了。二少爷,给您做的培根肉卷快好了。”安婶应答道。

“不吃了!你上楼帮我收拾几套衣服,我要搬出去住!”

封行朗将怀里的小东西塞进了封立昕的手里。

众人接是一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