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蒙一听,顿时就懵了。

这景云霄好大的胆子,不但刚如此肆无忌惮地回到战神府,如今更是还如如此嚣张的要府主如此?

不过,想起景云霄刚刚那么凌厉,一巴掌就将其招呼得不要不要的,他也是不敢有任何怠慢,当即就惊慌失措地朝着战神府景御空所居住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
“所有人给我听着,无论是谁?挡我者,死。”

景云霄目光一寒,一道声音如同雷霆一般,响彻在战神府正门的位置。

周围所有人一个个都是蓦地一愣,都是被这一道声音给吓住了。

接着,所有人就眼睁睁地看着景云霄大摇大摆地走人战神府,没有人敢上去对景云霄出手。

“天啊,那小子是谁?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景云霄吗?”

“他手里提的是谁?怎么那么像我们战神府的景琅少爷啊?”

“那就是景琅少爷,没想到景琅少爷竟然弄成这个样子了?是谁这么大胆?莫非是景云霄?这景云霄到底是什么怪物?”

“这景云霄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回来,我是真的非常佩服他。”

“佩服有个屁用,这小子就是回来找死。我就不信,今时今日,他还能够在战神府存活下去。”

小可爱美眉秀丽无比

“就算在战神府存活下去了,那皇室呢?钱龙山庄呢?我记得这两股势力可是都对景云霄恨得咬牙切齿,特别是钱龙山庄。”

来往的人络绎不绝。

所有人都是看向景云霄充满了无比的惊讶。

听到这些议论之声,景云霄并不在意。

他直奔战神府演武场。

……

战神府,一处富丽堂皇的别院。

景御空满心愤懑,怒火中烧“你们这些废物,都找了这么久了,还没有找到那小子吗?一定要找到他,如若他敢动琅儿一根毫毛,我一定要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。”

他已经知道暗羽殿被景云霄灭门,也知道景琅被景云霄挟持而走的消息了。

他怒不可遏,当即就派了不少人出去寻找景云霄的身影,可是一直都没有消息,景云霄就像是突然蒸在了百战国一般。

“府主大人,不好了,大事不好了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景猛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,一边冲进来跪在景御空的面前,一边嘴里还焦急地大喊道。

“什么事?大惊小怪什么?”

景御空正在气头上,如今听见景猛如此冒冒失失,无疑更是怒上加怒,当即一脚就踢在了景猛的身上,让那景猛身子直接往后擦出一道十来米的痕迹,最后四脚朝天地摔倒在地。

“府主大人,是景云霄,景云霄他……”

景猛立即爬了起来,继续道。

“什么?景云霄?那该死的臭小子在哪?”

景御空一听到这三个字,眼中立即迸射出无尽的怒火。那狰狞的样子,直接将景猛都是吓了一大跳。

“他回来了,他挟持着景琅少爷刚刚回到了战神府。”

景猛道。

“砰。”

景御空一掌落下,拍在了他身旁的一掌檀木座椅上,顿时间那座椅就直接四分五裂,化为一地的碎屑。

“他还敢回来,他竟然还敢回来?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硬要闯。他进入战神府后朝哪里去了?”

景御空脸上露出了十分冷意森然的笑容,在这个笑容里,景猛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意。

“那小子挟持着景琅少爷去了演武场,他说,如若府主大人不想景琅少爷死的话,就请你也立刻前往演武场,他要测试天赋碑。”

景猛如实报告。

此时的他,因为紧张和害怕,浑身上下已经冷汗直冒,几乎湿透了。

“演武场?好,景屠,马上带领所有精锐武士,前往演武场,我倒要看看,那个杂碎到底要搞什么鬼。”

景御空怒气冲冲。

“是。”

一名中年男子站了出来,领命道。

但这番领命,他是有些惊讶的。

将所有精锐武士都召集起来?这可是史无前例啊?精锐武士,一个个修为都是不低,而且所有精锐武士加起来整整有数百人,这么多人都出动,就为了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?

不过,景御空都话了,景屠自然不敢不从,领完命令后,就立即出去准备了。

……

战神府,演武场上,此时正是人影憧憧。

诸多战神府的弟子,都是在此,进行刻苦的修炼。

就在这时,远处几道刺目的人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,让得所有人的修炼立即就停了下来,所有人都是望向那几道身影,脸上充满了震惊。

“那就是景云霄吗?他真的那么厉害吗?听说竟然将钱多多、五皇子和景卓哥等人都杀了?”

“有没有那么厉害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的是,这小子胆量很大,都这个时候竟然还敢回到战神府,光是这份魄力,我就对他五体投地。”

“如若我有他那等天赋就好了,我也就不用在这里天天努力修炼了。”

“这小子这次回来是干什么?送死吗?莫非他不知道,现在我们战神府府主大人已经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了吗?”

所有人都无比吃惊。

但其中也不少战神府的弟子对景云霄充满了崇拜。

景云霄最近的种种事迹,那可都是叱咤风云的事迹,对于能够搅动出这等风雨的风云人物,他们心底深处是充满了深深的佩服的。

当然,也有一些人不怀好意。

这不,景云霄刚一出现在演武场,一道青年就突然跳了出来,拦在了景云霄面前,随即更是一股正义凌然地对景云霄大声喝道“景云霄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将景琅少爷弄成这样?你是不是活腻了?马上将景琅少爷给放了,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“啧啧,景岩哥看不下去了?竟然要亲自出手了。”

“我记得景岩哥已经突破到了灵武境九重,跟景琅少爷关系非常好。这一次景云霄估计凶多吉少了吧?”

“谁知道,你们别忘记了,景云霄既然之前能够越级斩杀那么多人,那就不一定比景岩哥弱。”

青年的出现,让整个演武场上的人都是沸腾了。

不少人心底其实也并不期盼景岩能够多么风风火火,他们所期盼的是,那个搅动风云的景云霄,到底多少能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