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拉信誓旦旦的表白,让倾慕心中震撼不已!

虽然一早就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无坚不摧,却还是好欢喜能听见她这么说!

倾慕搂住了贝拉的肩头,深情拥吻!

他决定了,要带着贝拉跟一一,去过最灿烂的人生,等着将来小皇子继位了,再回来!

可是,一道稚气的声音忽而闯入倾慕的脑海:“我小姑父不是你!”

倾慕猛然睁开眼睛,将贝拉从怀中拉开!

他心头一阵狂跳,而嘟嘟之前的话语就在眼前,雪豪已经修成了不死之身,不管嘟嘟是现在出生,还是十年后、二十年后出生,雪豪的模样都不会有任何变化的!

所以,如果雪豪跟倾羽在一起,嘟嘟不可能认错人!

原本倾慕觉得,嘟嘟口中的小姑父该是慕天星现在肚子里小公主的丈夫。

但是现在,这一胎经过流光的确定是男孩!

男孩!

慕天星跟凌冽似乎没有再生育的可能了,难不成,倾羽跟雪豪还会发生什么意外?

纯美小罗秀丽迷人

贝拉惊讶地望着倾慕:“你怎么了?”

捧住他的脸,她满是焦急:“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,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?”

想到倾容去了西渺,她脑洞大发道:“是不是要打仗了?情势很严峻吗?”

“没有!”

倾慕立即笑了。

他安抚她:“没有,只是想到别的事情了。你乖乖做题,我有点累了,我去换个睡衣躺躺去。”

倾慕转身进了房间里。

很多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,令他有些措手不及,多想狠心不管不看不问,但是终究放不下还在危险之中的姊妹!

比如,尚在西渺还未回归的倾容,还有未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倾羽!

倾慕点了一根沉香木,安静地凝神冥想。

*

倾蓝这几天过得看似很轻松,其实不然。

知道自己跟清雅有一段之后,他的内心再也无法保持平静。

他几乎每天都在搜索跟清雅有关的新闻。

分手的原因,成了困扰他的关键词,令他日日夜夜心中忐忑难安,生怕是自己做了什么混账事,还是特别不可挽回的那种!

而今天,则有一则国外的新闻提到了清雅。

还是一则军事周刊的新闻。

倾蓝纵览文之后,生怕自己翻译有误,还登录了网上的即时翻译器,将这篇文章一句一句黏上去。

最后,确定了新闻是在说:西渺陛下君鹏,悄悄向以色列最优秀的军火专家买下了新型作战坦克的设计图,该举明显针对清雅女帝。

甚至这则新闻下面,还有不少网友评论。

有来自西渺的网友道:“听说我国陛下打算向北月女帝求婚!”

倾蓝这一下不淡定了。

他习惯于依赖倾慕了,一个短信追过去:“君鹏是不是喜欢女帝?”

倾慕大约过了三四分钟才回了一句:“与你没有很大的关系。”

倾蓝又问:“君鹏是不是喜欢女帝?我看见他有向北月逼婚的报道,跟什么以色列设计坦克的事情有关系。”

倾慕直接发了一则语音过来:“这是两国之间的纠纷,二皇兄,我们作为第三方,不适合、也不应该干涉!”

倾蓝听着倾慕的话,就明白了。

这件事情是真的,只不过倾慕不希望自己卷进去罢了。

可是,君鹏都一把年纪了,都可以做清雅的父亲了,他要娶清雅?

倾蓝真是不能淡定了。

他觉得君鹏简直太无耻了,无耻到家了!

西渺国家的军事实力是非常明显的,但是北月却是在军事上刚刚起步,倾蓝不记得之前的事情,却是从网上搜索到了北月如今的军事环境跟军事水平。

他知道北月在清雅接手的短短的时间里,经历了飞跃性的发展以及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他上次去北月的西北,那里的子民爱戴他、拥护他,但是在一整片北月的土地上,下至牙牙学语的婴孩,上至八十岁的老翁,没有一个人不视清雅为北月史上最伟大的女帝。

也因为清雅自己的威严在百姓心中根深蒂固,才有了她夸倾蓝一句,就会被北月百姓牢记心中对其歌功颂德。

倾蓝开始思考。

上次见面后给清雅打电话过去,她甚至对自己非常关心,还给自己想好了该如何铺路。

她一点点拓宽他的眼界跟心境,帮助他找到最适合他的方式。

结合之前清雅邀自己去北月开发,再到如今自己成功封王,再到她给自己点出未来的构想,倾蓝忽而有种大胆的猜测!

会不会之前清雅苦苦哀求自己去建设北月西北,就是一个局?

她至始至终,都只是在单纯地想要帮他铺路、希望他越来越好而已!

倾蓝被这样的想法震惊了!

他给风轩打电话。

那边很快接通:“蓝少?”

倾蓝的情绪明显焦虑,而且很是着急:“最近北月有什么活动吗?工作上的!”

风轩正在凌云国际的办公室里,他的手指迅速在鼠标上点了几下,倾蓝隔着电话,就已经听见他操作电脑的声音。

“蓝少,近期没有了,最近的是三个月后的,有一个劳动最光荣的荣誉模范表彰大会,这是用来鼓励大家的,您要出席吗?”

风轩在等倾蓝的答复。

但是倾蓝觉得三个月后太久了。

他又问:“那,北月有什么活动吗?”

风轩立即道:“有一个元旦庆典,女帝邀请了世界各地前往北月投资发展的外商共聚,好像云青兮女帝跟皇夫也会参加。帖子是两个月前就给了的,但是您当时拒绝了。”

倾蓝一听,更恨自己了!

一定是他做了什么混账的事情,惹得清雅对他失望透顶了!

他深呼吸,对着电话道:“你去找他们,就说我要去!”

风轩:“啊?”

风轩真是崩溃了,这都哪儿跟哪儿啊?

“等一下,我自己给她打过去吧!”倾蓝直接挂了电话,然后一鼓作气拨了清雅的号码。

其实,他有很多疑问没有解开。

比如手机里存的这个雅雅的号,归属地居然是宁国的!

响了好一会儿,对方才接:“二殿下,什么事情?”

“女帝,我对于你们北月西北地建设,也算是立了大功了,对吧?”

倾蓝的口吻忽而变得非常公式化。

清雅沉默了一会儿:“是。”

倾蓝又道:“既然如此,明天的元旦庆典,女帝邀请那么多对北月有过投资建设的企业家前去,为何不请我?”

清雅;“我让人给过你帖子,可是你说你不来。”

“有吗?”倾蓝满是诧异:“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件事情?你真的给过我帖子吗?”

清雅:“、、”

倾蓝又道:“女帝,请你不要拿我不记得的事情来说,好吗?

因为我已经不记得的事情,即便你在欺骗我,我也不清楚真相如何。

我现在,准备去北月了,我要参加北月的元旦庆典!”

清雅:“可是请柬已经部派完了,她满是遗憾轻叹了一声,要不,二殿下等明年?”

“好啊!”倾蓝笑意盈盈地接受了这个提议:“过了今晚12点,便是明年了,我等你的电子请柬,然后天亮后出发去北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