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若你是景云霄,那么景越是不是你杀的?”

景卓阴冷地开口道。

景越?

景云霄没想到这景卓会突然说出这个名字,看来这景卓跟那景越的关系也非同一般。

“我说你可真会说笑?你凭什么说我杀了景越?”

景云霄面色微冷。

景越是被景琅派出的人杀害的,但现在看来,景琅一定是将景越的死故意嫁祸到了景云霄的身上。

“事到如今,你还要狡辩。罢了,我也不跟你多费口舌。”

景卓一副认定景越就是景云霄所杀的语气,随后继续森然道“那你倒是说一说,你欺辱钱少爷,这事又怎么算?”

景云霄淡淡一笑,十分正气地道“我跟他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,不该你管的事情,我奉劝你最好不要管。”

“不该我管?”

景卓挑了挑眉“你不过是我战神府毫无地位的外府弟子,而我是地位非同一般的内府弟子,你说我该不该管?你身为战神府的人,却惹是生非,欺辱钱多多少爷,公然挑拨我们战神府和钱龙山庄的友好关系,你说我该不该管?”

乌黑长发美少女甜美笑容清新气质居家写真图片

一席话,将景云霄说得一无是处。

但众人听来,倒也有一份惊讶。

原来,景云霄不但是一名灵阵师,而且还是战神府的人,不过对于景云霄只是战神府的外府弟子,众人也表示疑惑,一名灵阵师,再怎么样,也不可能只是区区一名外府弟子才对啊。

至于穆诗诗,就完看不懂景云霄现在的状况了。

既然跟将军府的人都这么熟了,为何在战神府只是一个外府弟子,既然在武道和灵阵上的天赋都那么高,为何在战神府似乎那么不受待见?

“臭小子,马上给爷爷我下跪道歉,否则今日必要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钱多多终于有一种找回场子的感觉。

如今有了景卓撑腰,他想要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。

接下来,他就要狠狠地羞辱景云霄。

要将刚刚景云霄施加在他身上的一切耻辱,百倍,千杯地还给景云霄,让景云霄生不如死,痛不欲生。

“钱多多,你莫非就忘记你在小树林中怎么哭着喊着求我的场面了?莫非你忘记你答应过我给我做牛做马,唯命是从的承诺了?我景云霄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言而无信的人,我再给你一个机会,如若你不好好珍惜,那我会让你悔恨终生。”

看着钱多多此刻丑陋的嘴脸,景云霄心底的厌恶再度上涨。

有些人,你永远别指望他改邪归正。

因为那种狂妄,那种对众生的鄙夷,那种不可一世,就是他骨子里最根本的东西。

“给我机会?你小子可真会大言不惭。你若有种,你现在动我一个试一试?”

钱多多冷笑了起来,将之前自己为了活下去,如何等委曲求,如何求景云霄放他一马的一切都抛之脑后,取而代之的是对景云霄一种深深地嘲讽。

“这可是你自找死路。”

景云霄眼神一冷,心底已经升腾起一股杀意。

“自找死路又怎样?是个男人,你就直接来杀我啊,来啊,来啊,有本事就来啊。”

钱多多有恃无恐。

景云霄并未急着动手,有景卓这个灵武境六重的武者在,他确实还无法斩杀钱多多,但是景云霄气焰却丝毫不比钱多多弱“让你再逍遥一时又何妨,不出半个月,你必死无疑。”

“哈哈。”

钱多多大笑了起来。

“别说半个月,你能平安活过今天再说吧。”

说完,钱多多对景卓道“卓兄,战神府出现如此人渣败类,这简直就是污蔑你们战神府的声誉啊?这种人怎能让其继续留在战神府?”

景卓点了点头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对景云霄道“小子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景云霄冷漠地笑了笑,答道“我只有四个字。”

“你……没……资……格。”

景云霄刻意一个字一个字加重地道出,让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好嚣张。

好狂妄。

好霸气。

简直就是狂拽酷炫吊渣天啊。

不过,对于景云霄这等回答,钱多多一脸不屑,景卓就更是嗤之以鼻了。

“没资格吗?那我就让你看看,什么叫做资格。你之前斩杀景越弟的时候,你就该明白,今日会有如此的下场。”

景卓面色陡然一冷。

与此同时,灵武境六重的武道气息就如同火山爆一般,从他的身上源源不断地爆涌而出,霎时间,在他周围就形成了一个漩涡风暴,风暴越来越大,气势越来越强,眼看着就要朝着景云霄暴轰过去。

“景兄。”

“景云霄。”

左青峰和穆诗诗都是面色一紧,担忧地喊了一声。

但景云霄却一脸淡然地冲着他们摆了摆手,随即更是直接往前踏出几步,随后,众人便见到景云霄扬手一番,掏出了一块玉牌,那块玉牌金光闪闪,其上一条龙形图案最引人注目。

当玉牌展现在所有人面前时,所有人的眼神都情不自禁地被吸引了过去。

其中,也自然包括景卓和钱多多的目光。

景卓和钱多多心想看你能拿出什么玩意,可当他们的眼神落在那块玉牌上时,都是蓦然间浑身一个激灵,因为这个激灵,景卓身上的气息一下子都收了回去,刚刚狂暴的漩涡也瞬间消失。

见到他们两个如此表情,其余人一个个都是心生疑惑,对景云霄拿出的那块玉牌充满了好奇之感。

也就在这时,钱多多不敢相信地,支支吾吾地道“雕龙玉牌,那是雕龙玉牌?你怎么可能有雕龙玉牌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钱多多目瞪口呆。

那景卓也是满脸写满了不可思议。

“什么?那就是雕龙玉牌?”

“虽然我没见过,但我却听说过,见雕龙玉牌,如见当今陛下,拥有雕龙玉牌的人,就算是在皇室之中都是可以横着走的。”

所有人纷纷惊蛰。

“这就是当日构建成功聚灵大阵的奖励吗?这奖励也太丰厚了点吧?”

左青峰也忍不住吞了好几口口水。

聚灵大阵构建的事情,并未对外宣言,特别邀请的灵阵师,也并未公布,至于奖励,就更不得而知了,哪怕左青峰曾派人打听,也只是知道,奖励非常丰厚,但左青峰却没想到会如此丰厚。

有雕龙玉牌在,难怪景云霄敢那么无视景卓,敢那么对待钱多多,这雕龙玉牌可谓就是一个强大到爆的护身符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