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.】,精彩免费!

雪落努力的想让自己先冷静下来,可她奔上奔下了好几个来回,嗓子几乎都喊哑了,也没能找到儿子林诺。

雪落真的好后悔好自责:自己怎么能够把5岁的孩子一个人丢在家里呢?

现在好了,自己的孩子丢了!这一回是真丢了!

雪落想到了上一次的那个黑衣人!

如果真不是河屯派来的人,那就是说另有其人。

雪落真想狠狠的抽上自己几个大耳光子!都被别人入室过一回了,自己怎么还没能引以为戒呢?

竟然因为心疼别人家的孩子,而把自己的孩子弄丢了。

打给封行朗的电话,不仅仅是手抖,雪落连声音都在跟着一起颤抖了起来。

灭顶的恐惧袭来,雪落感觉到自己都快要崩溃了!

在雪落打电话给封行朗之前,家仆就已经给一家之主的封行朗打过电话。

封行朗火速的掉转车头,保时捷的超跑如离弦之箭一般,朝着启北山城一路呼啸而回。

清纯美女舒展眉眼高清外拍图片

那一刻的封行朗,心里只有自己的儿子,似乎完全忽视了车里还有一个蓝悠悠在。

他抢着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。

封行朗赶到启北山城时,雪落正从别墅里冲出来,想去保安室调取着进出小区的监控录像。@^^

在看到钻身而出的封行朗时,雪落终于崩溃了,她扑进封行朗的怀里,泣不成声。

“行朗,诺诺不见了……诺诺真的不见了……”

“乖,不急!慢慢说,看清是什么人抢走诺诺的吗?”

“我一回来……就发现诺诺已经不在庥上了……可宋婶说,她亲眼看到诺诺睡着的,还给诺诺盖了被子才下楼的……”

雪落因哭泣,连话声都是断断续续。怎么也掩饰不住心头的恐慌和害怕。!*!

“那去哪里了?怎么不在家陪着孩子?还让他一个人睡?”

急切的封行朗,在听到雪落说她刚回来,还把儿子一个人丢在家里睡,他顿时就恼火了起来。

“我……我去医院看团团了……团团哭得利害,还发着高烧……”

说着说着,雪落突然狠狠的把后面的话回咽了下去。

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人!

一个正从封行朗超跑里钻出来的女人!

一个衣不能蔽体的女人!

身上穿着封行朗西服的女人!

两条大长腿,虽说上面附着着血污,但还是遮盖不了她那莹洁如象牙般的美好长腿。

这个女人叫蓝悠悠!

她正从封行朗的超跑里钻出来!

换句话说:一天一晚没回来的封行朗,应该都是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的。

或许在刚刚,儿子林诺丢掉的时候,封行朗正跟这个女人情意绵绵着……

“林雪落,是怎么当妈的?深更半夜的不在家里陪着诺诺,去医院干什么?团团不是还有我大哥安婶他们照顾着么?”

而现在,封行朗却在厉声责问她这个不负责任的妈。

是啊,自己竟然像个圣母玛利亚一样的,在医院里照顾着发高烧紧缠着自己的封团团,而弄丢了自己的孩子。

而自己孩子的父亲,却跟别的女人在一起!

“啊……”

雪落突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,那声音凄凄厉厉的在别墅的上空盘旋着。

雪落这才意识到:自己就像一个大傻B!

“啪!啪!”

雪落狠狠的抽了自己两个大耳光,然后失控的朝小区门外跑去……

“雪落……林雪落!”

封行朗冲了上前,想拖拽着情绪失控的雪落。

而这一刻,雪落不仅仅是情绪失控,在封行朗触碰到她的那一瞬间,她像发疯了似的狠命的捶打着封行朗的匈膛,一口狠狠的咬在他试图扣住的手腕上!

她真的疯了,她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好笑的大傻!

很傻很天真的想憧憬着美好的爱情,想给自己一次机会,也给男人一次机会。

因为深爱着这个男人,所以雪落甘愿承受这一切的苦楚和磨砺。她觉得那是上天在考验她,毕竟美好的爱情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。

可当雪落看到蓝悠悠时,她才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,只不过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独角戏。

自己的善良没能感化别人,反而将自己丢进了痛苦的深渊之中!

而现在,她连自己唯一的命都丢了!

自己怎么不去死啊?!

鲜血从封行朗的手腕处溢出,混合着雪落的唾液。

“雪落,冷静

点儿,我知道着急诺诺……”

雪落看到了封行朗身后的蓝悠悠,她也正看着林雪落,两个女人无声的对视着。

雪落松开了封行朗的手腕,用染着男人鲜血的嘴一字一顿道:

“封行朗,从现在开始,我和诺诺,跟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!”

雪落跑了。

狼狈不堪的跑了。

******

雪落能想到的,可以帮助她和儿子林诺的人,只有河屯!

脚底板传来的尖锐疼痛才让雪落意识到:自己从别墅里跑出来的时候,连鞋都没顾得上穿。

什么钱包,什么手机,更是一样没拿。

看到跑出来追自己的男人,雪落立刻匍匐进了一旁的花圃里。

说真的,在看到从封行朗超跑里钻出来的蓝悠悠时,雪落的世界几乎是凝固的。

等追出来找寻她的封行朗离开之后,雪落才从花圃里爬出来,跌跌撞撞的朝相反方向一路狂奔。

借了路人的手机,雪落给邢十二打去了求救电话。

邢十二的手机号码,是雪落所记得的为数不多的几个电话号码之一。因为邢十二在关键的时候,能救她们母子的命。

事关重大,邢十二还是扰醒了已经睡下的河屯。

“邢先生,诺诺在不在哪里?”

雪落本想试探性的询问,可还忍不住的低泣了起来,“诺诺不见了……”

“什么?十五不见了?什么时候的事儿?在哪里弄丢的?和阿朗都干什么了?连个孩子都看不住?”

一听林雪落说自己的亲孙子十五不见了,河屯从庥上打挺跃起。

雪落带着泣声,简明扼要的将事件说给河屯知晓。

“我现在就派人去找!”

河屯反馈给雪落的信息,让雪落更加的恐惧不安起来:

儿子不在河屯那里,那会被谁给掳走了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