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就是,有点热?”秦齐眼角抖了抖。

“暂时是这样,感觉是某种毒素进入了身体,但我自己内视,却察觉不到。”唐思诺摇摇头。

“我来看看”,秦齐道,一手搭在唐思诺手上。

唐思诺脸颊微红,不过却并没有躲开。

绿萝撇撇嘴,倒是没有说话,不过却也奇怪,这个姑娘是怎么过来的。

另外,为何穿着鲜红的嫁衣?

秦齐实力增长极多,神念扫动,世间极少东西能够躲藏在他的感知之下。

果然,那毒素也没能避开秦齐的感知。

虽然隐藏得极好,但秦齐却抓住了它。

但即便如此,问题却也出现了,因为秦齐发现自己并无法驱散这毒素。

不管是龙脉之体的力量,还是无量圣光,根本拿那毒素没有半点作用。

世间,竟然还有如此奇毒,按照独望楼的情报系统,当今异界,没有谁可以炼制这种级别的毒素才对。

娇嫩少女白嫩肌肤引诱人

除非,是淬绿之钻与药师之钻联手炼制。

当然,这只是一种可能。

毕竟也有可能是古代用毒的大能留下来的。

异界历史悠长,即便没有加王冕的毒道强者,但是星耀冕还是有几个的。

当然,这个现在并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唐思诺的确中毒了,而且秦齐解不掉。

另外,这毒素到底会导致怎样的后果,也是不知。

“那个,秦公子,这位姑娘是?”唐思诺看向绿萝,便是身为女人,眼睛也忍不住一亮。

毕竟绿萝从来都是让人眼前一亮的人。

非说颜值,自然是唐思诺稍占上风,但绿萝却是一个极有特点的人,这比单纯的美丽更为动人。

“叫我绿萝就好了”,绿萝笑了笑,随即问道:“你呢?”

“我叫唐思诺”,唐思诺回答道。

“你怎么穿成这样?”绿萝好奇。

至于秦齐怎么勾搭上这么漂亮一姑娘,绿萝也就是在心里闪过一丝不爽,然后,就闪过去了。

毕竟见怪不怪了,没有才有鬼呢。

所以她更好奇这件事。

“这个……”唐思诺咬着唇,低声细语,将大概经过说了一遍。

“你将和黑色王冕成婚?”秦齐大惊失色。

这消息,的确是劲爆无比。

“那你这身装扮,大婚之期便是今日不成?”秦齐忍不住道。

“嗯”,唐思诺点点头,偷偷看了秦齐一眼,然后道:“再有一刻钟,就是我出阁的时辰。”

“那现在怎么弄?”秦齐神色十分精彩。

唐思诺跑到了这里来,显然是无法参加婚礼了。

而转念一想,唐思诺这不就是在逃婚吗?

“你不想嫁?”秦齐道。

“嗯!”唐思诺点头。

秦齐以手扶额。

这可悲剧了。

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唐思诺反正是跑过来了找他了,他是绝对脱不了干系的。

而且唐思诺的确想逃婚不假,但真正让她下定决心的,正是秦齐。

“那神秘人,将我困在此地,就是为了引你过来?”秦齐蹙眉,看样子,是有人不想让两大最强王者顺利联姻。

秦齐蹙眉,心中闪过很多念头,最后道:“想来对方准备很充分,即便我没有回来,应该也有其它的方案。”

毕竟秦齐何时归来,是完不可控的,那背后的人绝无可能将宝押在这种可能性上。

不过到底还是被秦齐赶上了。

另外,选择他,应该还有其它的考量,起码唐思诺不可能是唯一的目标,秦齐,同样是目标的一环。

想要借此除掉他?

秦齐心中想着,却知这也不无可能。

毕竟唐思诺可是逃婚出来的,而且直接就来见他了,以两大王者的尊严,势必容不得秦齐。

尤其是黑色王冕。

难怪当初江轻语对唐思诺那般不友好,而且不喜欢秦齐与唐思诺离得太近,究其原因,都在这场大婚中。

不过,秦齐总感觉还是少了什么。

显然现在所发生的,还不足以让他万劫不复。

“那个,唐小姐,你好像都快被煮熟了。”却是绿萝忍不住道。

说话这会儿时间,唐思诺浑身雪白肌肤都浮现一种粉红之色,而且香汗淋淋,看上去就像是一颗水润诱人的蜜桃。

“的确,有些热,应该是毒素的作用。”唐思诺蹙眉道。

事实上症状不止于体温上升,但其它一些,唐思诺却羞于启齿,绝不会说出来。

秦齐刚才就在觉得,这件事的力度还不够,不足以毁去两大王者的联姻,也不足以按死秦齐。

只是见到此时此刻的唐思诺,秦齐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。

这是一个无比阴毒的诡计,若是得逞,后果将会极为可怕,足以实现所有目的。

“不是这么毒吧?”绿萝也想到了,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的精彩。

唐思诺倒是没有想得那么深,但她也意识到,情况有些不妙了。

“小家伙,看来你们已经见面了,这份礼物,你可满意?”一道信息出现在秦齐的通讯玉璧中。

是那个神秘人!

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秦齐寒声道。

“哈哈,何必如此张牙舞爪的,我可是站在你这边的,要知道她是待嫁的天下第一美人儿,哪个男人不想一口吞下去?”

“可惜,她将属于黑色王冕,今晚,便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!”

“怎么样,有没有觉得可惜,这样一位美人儿,却成了别人的妻子。”

“难道,你就不想要?”

“现在,我来给你这个机会,她的嫁衣将由你来解,她的初夜将由你霸占!”

“小家伙,感谢我吧,这种机会可不多,就算是死,也是值得的,哈哈哈!”

秦齐脸色铁青。

虽然很不愿,但他的猜测得到了证实。

而那唐思诺体内的毒,恐怕就是逼迫他们就范的关键!

“另外,你们这么聪明,应该也猜到一些了吧,这位美人儿所中之毒可是特制的,是致命的毒!”

“而唯一的解药,就是男人!”

“抓紧时间吧,再过一会儿,可就无药可治了。”

“哦,我还特地加了一些春药进去,这可是增加情趣的好东西,就不用谢了。”“春宵一刻值千金,两位就好好享受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