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汐捧住了他的脸,“如果我给生了儿子,妈那边,对我,是不是就不会这么苛刻了?”

“那是当然的,我们萧家九代单传,肯定要给儿子的,我妈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以后,都是我们儿子的。”萧烨说的确定。

白汐余光看到周婧返回去了。

“我一个人带着天天生活,累了,希望以后,会成为我坚定坚强坚贞的港湾,让我可以安心的依靠,不再需要去漂泊和流浪。”

萧烨点头,“当然,能这么想,挺好。”

“吃完饭,让人把天天送过来吧,我真的很想她,也该让天天好好喊爸爸了。”白汐轻柔地说道。

“刚才还没有回答我,什么时候跟我去别墅住?”萧烨没有正面回到她。

“这周吧,搬家总归要整理的。”

“这里的东西都旧了,不要了,我那边什么都有,特别是那张床,吱嘎吱嘎的,隔音不好,很容易扰民,周围邻居要投诉我们的。”

“嗯。”白汐应道。

“什么时候和我做的时候不再害羞,不再需要关灯了,我让见天天。”萧烨答应道。

白汐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软萌吉他女孩像极奶茶妹妹轻盈唯美

让她和他睡,不可能。

可是天天……

她失魂落魄的回去厨房,手机响起来。

她看是陌生的来电,没有接。

手机短信又响起来,“我是纪辰凌的朋友左思,天天已经救出来了,现在送往在A市的宿舍。”

白汐燃起希望,看了外面的萧烨一眼,萧烨正在玩手机。

如果天天被救了,萧烨的手下应该向他汇报的。

她又有些担心是假消息。

她把味精藏在了柜子里,出来,“萧烨,没有味精了,我到小店去下,一会就回来。”

“嗯。”萧烨头也没有抬,继续玩着手机。

白汐拎着包,快速的出去,下了楼就拨打电话给左思。

三声,左思接听了电话。

“天天呢?”白汐问道,“能让天天和我通电话吗?”

“妈妈,妈妈,我是天天,纪爸爸让人来救我了,我现在在车上。”天天高兴地说道。

“天天先把手机给叔叔,妈妈和他说几句话?”白汐说道。

“嗯。”天天乖巧的把手机给左思。

“喂。好。”左思说话。

“们是怎么救出天天的,看守天天的那两个人呢?”白汐谨慎道。

萧烨太镇定了,镇定的,她怀疑,左思是萧烨用来试探她的人。

“我们一直在跟踪萧烨,今天上午他去找了天天,看守天天的两个人已经被我们控制起来,随时可以起诉萧烨绑架。”左思解释道。

“知道纪辰凌在A市的宿舍在哪里吗?”白汐问出最后一个疑问。

知道宿舍在哪里的人,没有几个。

“白玉花园1702,1701是辰凌住的,我这边还有一个小时便能到,什么时候过来?”

白汐相信他是纪辰凌派来的人了,终于松了一口气,激动道:“现在,我现在就过来。”

她赶紧拦了的士,才上开往A市的大巴,就接到了萧烨的电话。

“现在在哪里?怎么还没回来,买个味精这么久。”萧烨不耐烦地问道。

“萧烨,我和从结婚开始,就只是协议结婚,现在五年了,也该有个了断了。”白汐冷静地说道。
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天天已经救出来了,我也没有必要再和假装。”白汐话音刚落,萧烨就挂上了电话。

白汐知道,他是打电话过去求证。

不一会,手机又响起来,还是萧烨的。

白汐接听。

“今天跟我睡,就只是想救出天天,然后跟我谈离婚,而不是想和我好好的过日子!”萧烨非常不淡定的说道。

“我不可能跟在一起好好过日子。”白汐直接回绝道,“现在给两个选择,要么,协议离婚,我净身出户,要么,通过法律途径解决。”

“我有的是钱,有的是权,跟我斗,是脑子被门挤了,还是被驴子踢了。”萧烨没有理智的骂道。

“是的脑子才被门挤了!绑架我,绑架天天,我都有人证物证,一旦上了法庭,什么事情都兜不住,和古枫的事情,那些模特的事情,迈克的事情,我都会说出来,这可不是离婚这么简单了,弄不好,会坐牢。”

“当真如此决绝!!!”萧烨恨恨道。

“决绝的不是我,而是们。”

“离开我以为会有什么,跟的前男友在一起?他比我还渣!还是跟纪辰凌在一起,他的家庭不可能接受,他也不过是玩玩。”萧烨吼道。

“当初嫁给,是为了我外婆,如今我外婆被妈妈气死了,觉得我还有什么不离婚的理由,明天10点,民政局见,如果不离婚,那么,法庭见。”白汐直接把电话挂了。

萧烨火大,重重的摔了手机,恨得还上去踩了两脚。“离婚,离婚,白汐,我不会让的日子好过!”

白汐深吸了一口气,看向窗外。

这个婚,她肯定是离定了。

手机又响起来

她看是周婧的。

物以类聚,周婧和萧烨,还挺配的。

她接听电话。

“今天是在利用我吧。”周婧质问道。

“不算利用吧,给我两百万,我帮睡到萧烨,得到想要的了。”

“那天天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萧烨抓了天天,不准我离婚,威胁我必须和他发生关系,只有我离婚了,才可以嫁给萧烨,这也是想要的!我和的协议就到此为止了,以后不用打电话给我。”白汐说道,挂上了电话,把周婧的手机号码直接拉黑了。

“天哪,H国这次要完蛋了,H币已经低到土里了。”身后有人惊叹道。

白汐心里一紧,也不知道纪辰凌那边怎么样了?

他像是个将军一般,保护了她,救了天天,却,依旧一个人在遥远的国度里面战斗,生死未卜,结果不明。

可不管哪种结果,此时此刻的他,一定很辛苦。

她心里发疼,给纪辰凌打了电话过去……